恒瑞医疗 网址: www.hrmedical.com.cn

公司新闻

介入新起点 逐梦新时代 奋斗新征程——肝癌综合治疗研讨会(杭州站)圆满落幕-ag捕鱼平台

文字: 2021-6-25    浏览次数:134    

原发性肝癌是全球常见、我国高发的恶性肿瘤,在众多治疗手段中,以肝切除术和肝移植术为主的外科治疗是患者获得长期生存最重要的手段。但肝切除术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切除率过低,仅有20%左右的患者能获得根治性切除的机会,而肝移植术面临肝源的缺乏且等待供肝时间长,导致只有极少数患者能够通过外科治疗获益。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专家认识到降期治疗在提高肝癌的切除率和肝移植术后生存率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超过肝切除和肝移植标准的患者,先通过降期治疗,使无法手术的患者重新获得根治性治疗的机会,并获得良好的预后。2021620由中国工程院院士、法国国家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树兰医疗发起人&总院长郑树森院士发起的《降心独运 介予新生——肝癌综合治疗研讨会》在杭州隆重召开。

 

 

此次会议覆盖了肝胆外科、肝移植科、介入科、肿瘤科、影像科等多个领域的专家教授,会议由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邵国良教授和浙江省人民医院的张成武教授分别担任上下半场主持。

 

大会主席郑树森院士作开场致辞。他指出,随着靶向、免疫、deb-tace等技术逐步应用于临床,对于肝癌的治疗已经从过去的单科室逐步发展成以多学科为主的综合治疗。在此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专家认识到以deb-tace为代表的的介入在肝癌治疗中起到的作用,介入也逐步从过去单一的放射科发展成放射介入科。一方面介入可以快速让肿瘤坏死,另一方面介入还可以通过联合pve增大残肝体积,让更多巨快型肝癌患者重新获得手术的机会。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肝胆胰外科暨肝脏移植中心周杰教授通过在线平台为大家带来的讲题是《肝移植与精准肝脏外科》,周教授指出随着腹腔镜技术日趋成熟普及,精准医学概念得到广泛传播和认同。在追求彻底清除病灶的同时,需要确保剩余肝脏解剖结构完整和功能性体积最大化,并最大限度控制手术出血和全身性创伤侵袭,最终使手术病人获得最佳康复效果。精准外科是当代外科的要求,而掌握肝脏外科关键技术(术前规划,血流控制,精细断肝)是手术成功的保障。肝脏移植(活体移植),是精准肝脏外科的具体体现和完美诠释。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肝胆外科荚卫东教授通过在线平台为大家带来的讲题是《肝细胞癌转化治疗一一肝脏剩余体积的转化策略》。荚教授指出,当前肝癌的外科治疗已不再局限于患者能否做切除治疗,而在于是否值得进行肝切除治疗。不可切除的原因包括外科学不可切除和肿瘤学不可切除,外科学不可切除的病人可以通过增加残肝体积和缩小肿瘤体积的方式来解决。临床上增加残肝体积的方法很多,常用的是门静脉栓塞术-pve,但单纯的pve治疗在临床上的效果是有限的,若联合了tace治疗,就能增加转化成功率及肝切除的比例。此外,alpps也是近年来讨论比较多的一种方法,第三种方法是肝静脉系统剥夺术-lvd,荚教授也针对上述方法分享了相关的病例,展示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团队超高的外科技术。除了增加残肝体积方法之外,以恒瑞艾坦、艾瑞卡为代表的靶向免疫治疗,也在临床上大幅增加了转化治疗的成功率。最后,荚教授指出,当前中晚期肝癌仍然是手术切除的适应证,通过转化治疗创造手术机会已经成为中晚期肝癌治疗的关键。与肿瘤学不可切除的hcc转化治疗相比,外科学不可切除的转化治疗适应证主要是flr不足、转化策略包括pvealppslvd,并倡导以肝胆外科、介入科、肿瘤科为代表的的多学科合作和个体化的综合治疗。

 

树兰(杭州)医院放射科的曹国洪教授带来的讲题是《deb-tace在肝移植术前降期治疗的应用》,曹教授分享了deb-tace降期后成功实施肝移植的病例,并对树兰医院已经进行降期治疗的患者进行了总结。他指出,deb-tace为超标准中晚期肝癌患者争取了肝移植机会,为其进一步延长生命提供帮助。作为降期治疗的手段,deb-tace具有较高的单次坏死比例,可减少降期治疗的次数,减少移植后复发及血管并发症的发生等优势。deb-tace治疗后,把控移植时机可能是影响患者预后的重要因素。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的王立明教授分享了《肝细胞癌降期桥接肝脏移植的临床策略》,王教授分享了国内外肝移植降期及桥接治疗的研究结果,显示扩大的移植标准降期治疗效果在许多单中心研究得到验证,但是降期治疗的标准和方案有待于进一步研究规范,对于超标准的移植降期治疗应谨慎进行,对肝细胞癌降期治疗应进行严格限制。并指出tace可以消灭癌细胞、缩小肿瘤、减少肿瘤负荷80-90%,减少肝内的卫星灶、癌栓,减少术中因挤压而引起的癌细胞扩散、改善肿瘤微环境,及早发现肝内隐匿的子灶,灭活微小病灶,指导肝癌根治性切除,从而改善高风险肝癌患者预后。临床上,对于高危风险的患者,通过先做一次tace,再观察1-3个月,若肿瘤反应较好,就为其进行二步肝脏切除术,并且获得更好的远期预后。最后,王院长提出密切融合型一站式肝癌mdt诊治平台为肝癌患者个体化治疗的新模式的经验。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孙军辉教授带来的讲题是《pve联合tace在肝癌治疗中的应用》。孙教授指出,手术是肝癌病人获得长期生存的重要的手段,但是剩余肝体积不足是造成我国肝癌患者切除率低的主要原因之一。而pve可以通过选择性栓塞门静脉、更改门静脉血流,使肝脏非栓塞叶及残肝得到代偿性增生,降低肝切除后术肝衰发生率。但是单纯pve虽可以增加flr,但无法控制疾病进展。tace联合pve可快速促进肝脏增长控制肿瘤进展,提高二期手术切除率和远期生存率,给部分患者带来了较好的获益。

 

河北省人民医院的脱红芳教授带来的讲题是《原发性肝癌降期治疗策略进展》,脱授指出,我国肝癌患者初诊时常为中晚期,仅有约15%患者可以接受外科手术切除、极少数患者才能获得肝移植。通过缩小肿瘤体积或增加术后肝脏剩余体积,增加初始不可切除hcc的可切除性,为中晚期hcc患者创造手术条件。tace是中晚期肝癌的治疗基石,tace可以联合消融、放射、靶向治疗、免疫治疗、以及其他治疗手段,可使不能切除的hcc患者二次根治性切除,延长实际生存期,提升远期获益。callispheres®提高了肿瘤控制率提升了手术切除率,已展现良好的降期效果。

 

树兰(杭州)医院杨喆教授带来的讲题是《拓展肝癌肝移植的供肝来源》,杨教授通过树兰医院大量的临床病例分享了树兰医院在郑树森院士的带领下,合理的利用有限的肝源,让更多患者获益。杨教授指出,随着科技水平的提升,我国肝移植的数量和质量显著提升,越来越多的患者通过肝移植获益。基于我国的国情,符合我们国家的肝癌肝移植的选择标准在不断地拓展和完善。研究发现肿瘤生物学特性是影响预后的关键,因此有效的降低包括afppivka在内的肿瘤学指标,可以获得更好的效果。活体肝移植及劈离氏肝移植是缓解供肝短缺的有效手段。

 

会议总结阶段,郑树森院士指出,在肝癌的治疗方面,我们最有发言权,我们需要站在一个制高点,我们需要有自己的经验、我们自己的数据。一个医生看到底的模式已经成为历史,当下我们要积极的发展mdt多学科治疗模式。肝癌的第一次治疗可以影响后续的疗效,因此我们需要通过外科、介入科、超声科、肿瘤科、中医科等多个科室的组建的mdt团队一起讨论之后才能明确。对于肝移植,也应该前移,可以先移植、再治疗此外。肝癌的治疗手段包括外科治疗、介入治疗、靶向免疫治疗等等,我们应该根据患者的情况选择在恰当的时候、用最优的方法,让患者的获益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