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医疗 网址: www.hrmedical.com.cn

市场活动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恒瑞介入关爱基金介入中国行——上海站学术交流实况-ag捕鱼平台

文字: 2019-12-17    浏览次数:1108    

2019127日下午,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恒瑞介入关爱基金介入中国行之上海站活动顺利落下帷幕,大会主席、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李茂全教授致辞,李教授希望与会专家多多发表真知灼见,通过讨论加强技术,共同进入微球时代 与会专家就介入临床应用和研究进展进行了交流分享。

 


 

左锁骨下动脉原位开窗的经验分享

杨维竹教授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


支架锚定区长度不足、术后内漏等情况常常会造成左锁骨下动脉开口被覆盖,如果不开通,可能会引发肢体缺血、脑梗塞、内漏等并发症。介入腔内治疗方法中烟囱技术、体外开窗、定制开窗、分支支架均存在不同的缺点。相比之下,原位开窗对器械要求小,容易掌握,杨教授对原位开窗的主要步骤进行了讲解,随后结合具体病例逐一阐述了4种原位开窗破膜的方法,并对比分析了不同开窗方式的优缺点。


(不同开窗方式优缺点)


tace术后胆汁瘤的治疗

刘瑞宝教授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刘教授从tace后胆汁瘤形成机制、影响因素、临床表现及影像学表现等对tace并发胆汁瘤进行了全方面的介绍,最后结合病例就其治疗进行了总结,对于无症状胆汁瘤者可以密切观察病情变化,而对症状不明显的且证实为单纯胆汁瘤且胆汁瘤较小的病例以内科的消炎、利胆、保肝 治疗为主,并定期观察;对于有症状者合理的抗生素治疗及有效的胆汁瘤引流。

 


 

肝癌动门脉瘘的介入处理策略

赵剑波教授 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南方医院


肝癌合并门脉癌栓是tace治疗的难点,赵教授首先介绍了癌栓的分型,介入医生最常使用的是肝动脉造影分型。赵教授指出,原发性肝癌门脉癌栓伴动-门脉瘘,tace术中有可能做到碘油沉积于癌栓内的,能否做到良好沉积,主要取决于瘘的始动位置及分流速度,分支型慢速分流的效果最好。

接着,赵教授分享了门脉癌栓tips的相关进展,指出对于原发性肝癌控制良好的患者,tips可以等同于常规肝硬化患者。如果不是,则应视情况而定,总的原则是tips只是相对禁忌,其作用在于为后续肿瘤治疗提供便利。

 

肝被膜下肿瘤消融中辅助保护技术应用

邵海波教授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肝肿瘤经皮消融治疗会存在一些潜在的风险,根据肿瘤位置的不同,可能会造成肺部、膈肌等部位的损伤,如何降低这些部位肿瘤消融的风险呢?邵教授结合大量影像资料详尽介绍了常用的几种肝肿瘤辅助保护技术,着重介绍了水分离技术,水分离技术可以显著降低肝被膜下肿瘤微波消融术后肿瘤残余,提高完全消融率,水分离技术的应用和肿瘤大小是疗效的独立影响因素。为了解决水流动性大的问题,邵教授还阐述了改良的水分离技术,包括明胶海绵颗粒的应用和二氧化碳气体辅助分离技术。

 

巨大肝癌综合介入治疗

王精兵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


王教授首先介绍了巨大肝癌的特征和治疗现状,详细分享了肝癌癌栓及其伴随瘘的治疗策略。在进行tace时,王教授提出了几点注意事项:1. 注意碘油的用量,2. 靶动脉的彻底栓塞:肝动脉及寄生动脉。3. 尽可能超选插管、保护正常组织,4. 注意保留肝动脉三级以上分支,给自己留后路

王教授认为肝功能cps abecog<2的巨大肝癌合理的介入治疗能延长生存期。应强调根据基础疾病、肿瘤病理学类型、侵袭的部位和范围、门静脉或下腔静脉癌栓以及远处转移情况,结合患者的一般情况和器官功能状态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应遵循以tace主导的综合介入治疗的原则,足量的碘油、彻底栓塞肿瘤血供是提高疗效的关键,巨大肿瘤可以采用短间隔时间栓塞。

肝癌的综合介入治疗

于世平教授 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tace治疗目前被公认为肝癌非手术治疗的最常用方法之一,tace治疗分为c-tacedeb-tace,于教授提出,在尝试提高tace效用和减少其副作用时可选用deb-tace。接着,于教授又逐一介绍了肝癌的消融治疗、放射性粒子植入术、分子靶向药物及免疫治疗的相关进展,并分享了介入治疗常见并发症及处理策略。最后,于教授提出,应该重视多学科会诊在肝癌诊治中的作用。

恶性髂静脉狭窄性病变的介入治疗策略

何旭教授 南京市第一医院


肿瘤患者vte发病风险约是非肿瘤患者的5倍,抗凝治疗虽为基础治疗,但仅可防止血栓进一步繁衍,难以清除已经形成的血栓及开通阻塞的血管。介入治疗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方法包括置入下腔静脉滤器、经导管溶栓治疗、机械性血栓清除术、pta和支架置入术、覆膜支架置入术。何教授表示覆膜支架既可开通阻塞血管,又可防止肿瘤组织向血管内侵犯,但其长期通畅率仍需进一步随访。能否作为首选方案仍需要大量临床及实验研究。

iib期原发性肝癌的综合治疗

杨光教授 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


杨光教授首先介绍了肝癌临床分期及治疗策略,提出iib期患者的tace治疗在指南中的推荐地位有所提高。据此,杨教授团队就iib期患者行tace治疗及外科手术治疗的疗效差异展开了一项研究。研究共纳入85例患者,其中手术切除41例,deb-tace 44例,结果表明从总体来看deb-tace的累计生存率高于手术切除组,但是两者的总体生存期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deb-tace治疗iib期原发性肝癌安全可行,deb-tace较手术切除治疗更加经济。

 

肝肿瘤的纳米刀消融与免疫

丁晓毅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


丁教授通过一例食管癌术后多发转移,应用碘125粒子植入治疗最终生存并达到部分缓解的病例,提出肿瘤特异性cd8 t细胞的激活、扩增及其在肿瘤中的激活对于抗肿瘤免疫疗法的成功和持久性至关重要。ire消融免疫反应具有以下特性:1. 抗原递呈,活化dc,引起局部和系统性抗肿瘤免疫,2.细胞毒性t细胞活化,缓解免疫抑制性微环境。在治疗方案的制定方面,丁教授提出应多种治疗方法联合,转化为确切的抗肿瘤效果。相比热消融,ire引起的部分免疫反应可能更明显,但ire引起的抗肿瘤免疫作用是有限的,联合icis是未来的方向之一。

肝细胞癌的免疫治疗进展

杨柏帅教授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杨教授指出,免疫联合治疗是未来发展趋势,联合不仅仅是药物的联合,与手术切除、放化疗及消融的联合也越来越凸显其重要价值;同时,联合治疗的疗效不仅源于叠加及互补作用杀伤肿瘤,也源于联合治疗促进肿瘤抗原的释放、肿瘤免疫微环境的改变以及免疫治疗抵抗的逆转。免疫治疗不仅仅局限于icis,细胞因子、肿瘤疫苗、过继免疫car-ttcr-t等也是未来研究的热点,需要密切关注。目前,对于hcc,免疫治疗尚处于晚期hcc二线治疗地位,暂时无法代替手术、tace、消融,因此对于介入医生,在掌握免疫治疗的同时,也必须练好hcc介入治疗的基本功。